台山话

来自语言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台山话属粤语四邑方言片,是四邑话的代表语言。某些语境下,台山话就是四邑话的代名词。四邑粤语是粤语系统中跟广州话差异最大的一种方言之一。主要分布在中国广东省五邑地区(原称四邑,后因鹤山加入改称五邑)的新会、台山、开平、恩平四地,以及江门市区、鹤山的部分地区、中山小部份地区和珠海的斗门区,海外的华侨社区(尤其是北美),台山话是四邑粤语最具影响力的一支。

语言特点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台山话(四邑话)是粤语各种方言中相当具有特色的一种,与广州话差异明显。差异既表现在语音上,也表现在词汇上。

拼音方案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台山话代表方言为台城话,也是人口操此方言最多,其分布在台城镇、附城、三合、四九、大江、水步、公益、白沙、三八、冲蒌、斗山、都斛、端芬一部分,而端芬话别有特色。

(一)台城话声母有19个声母,零声母包括在内:

p波霸 ph爬破 m魔马 f 火法 v蛙祸 t 尖子 th 清翠
n南女 l林吕 tsh叉撤 ts 渣仗 s沙舌 j 余野 ɬ司锁
k哥谷 kh夸曲 ng鱼牙 h河拖哭 ø亚独

说明:

  1. m-,n-,ng-有另一组变体mb-、nd-、ngg-,条件是当声母与开口度较小的元音i、 e、u及以这类元音为主元音的复合韵母相拼合时,m-,n-,ng皆会带上一定的浊塞音成分。 不过这两组之间并无音位的对立,可简化处理成一套m、n、ng可。关于这一点,王力、 赵元任先生都已注意到,王力、钱淞生指出:“在台山各地方音中,鼻音声母m、ng、n,后 面常常跟随一个破裂音,即读成mb-,nd-,ngg-;但是这个破裂音与鼻音的轻重比例颇不一 致,有时破裂音很重,有时很轻,甚至完全没有。《赵元任的台山语料》谈到这个问题 时说:“鼻音m、n、ng听起来发硬,是因为它后头总带一点浊塞音流,换言之当鼻音声母 完毕韵母开始的时候,鼻腔关的太早,口腔开的太迟。所以结果ma,na,nga读成mba,nda, ngga。但在韵尾的m、n、ng没有这种现象.
  2. 声母j的音质容易有误解。不少资料认为其音质为z,强调其“摩擦性 较强,在和i或以i为介音的韵母相拼时音值是【ʑ】。””应该是不准确的。经过反复核实, j的音质这样描写比较合适:j是舌面中浊擦音,与广州话的半元音j同形而异质,发音时 由于舌面紧贴上颚.形成较大阻力。而带有浊的成分,相对而言。广州话的i只带些微擦 的成分.但是,‘珠江三角洲方言调查报告 将这个声母定为z,当欠精确,四邑各点这一 声母的发音部位皆未至舌尖前,应在舌面中 或接近舌面前 附近的位置。
  3. ts、tsh、s在与i或以i为介音的韵母相拼时近于tɕ,、tɕh、 ɕ。在其他情况下则是 标准的ts、tsh、s。
  4. 赵元任说:“ø是元音起头的字,读重音时常常有声门塞音?,但王力等认为 记为?不确,台山话零声母目前也无读塞音?的情形。

(二)韵母41个

阴声韵 阳声韵 入声韵
a 他怕 ai 街鸡 au 交道 an 丹范 am 南陷 ang行冷 ap答盒 at压法 ak窄脉
ia遮夜 iau刁照 iam 尖闪 iang郑枪 iap碟接 iak脊药
ɔ 婆妥 ɔi台爱 uɔn肝暖 ɔng汤望 uɔt抹割 ɔk恶剥
e诶 ei 奇轨 eu 欧够 en 边京 em冚 ep磕 et别席
i 衣氏 iu 流秀 in 鳞品 im 音锦 ip入邑 it笔匹
u 湖自 ui 徐锐 un 吞喘 θung功众 ut 卒劣 θuk屋谷
m(ng)唔五

说明:

(1) ia、iau韵中的a,实际音值接近[ɛ]

(2) au韵中的a,其实际音质非标准的a,而是接近后ɑ,所以an听感上有点像ɔu。 为简便起见,仍作au

(3) 台城话的i介音,其实际音质接近e,所以iau听起来有点像eu,严式描写应是 eau ,其余带i介音的韵 母,情况亦是类似。

(4) 以ɔ为主元音的ɔ,ɔi,ɔng, ɔk等韵,[ɔ]实际音值是[uɔ],ɔ前的u属于过渡音,由于受u的影响,主要元 音ɔ发得较广州话的ɔ为闭,接近o。为简明起见,文 中韵母一律省略【u】,但uan、uat 相应于开平 的on、at 中的u发得比开平话清晰,应作为介音处理

(5)台山北部水步、大江等镇的宕摄开口三等阳韵读in韵,比如“肠tshin,两lin",而流摄字则读ai韵,比如“牛ngai,走tai,头hai"。

(三)声调9个

调类 阴平 阳平 阴上 阳上 去声 上阴入 下阴入 上阳入 下阳入
调值 33 22 55 11 31 5 3 2 1
例字 衣意
读音 ji33 ji22 ji55 ji11 ji31 pak5 pak3 pak2 pak1

说明:

  1. 古清音去声字今并入阴平,今去声来自古浊音声母去声字。
  2. 台城话的阳上调略有降势,为本调中的最低调.记为21,但为与去声区别起见, 也可记作11。

变调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此外,台山话还有变调现象,主要包括三种情况:

升变调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将一字的调值在最后升到最高。除阴上和阴入外,其他音调均可升变调。除入声外有4种可升变调的音调,这令实际发音的调式增加4种:

33->35 如:学生33证->学生35[3]

11->15 如:金钱11->工钱15[4]

21->215 如:该21(这)->该215(这里)[5]

32->325 如:话32说->讲话325

而入声变调时,会在原末一字末尾加上一个e55音节。甚至有时非入声的字变调也可拉长出一个e55出来,意思不变。例如该21欸55=该215。 这种变调应用广泛,常用于名词词尾(包括单音词)。学者邓钧认为相当于现代代表汉语的儿化现象。

因为欸e55这个字有时候在动词后面做助词,形式上与升变调相似,也有类似简化为音调改变的现象,因此需要辨析。例如:跟欸我=跟著我,念得快也会变成跟35我。这种情况因为欸字有语法含义因此与名词的变调不太相同。至于两种形式相似的变调是否有关系则未有结论。

高平变调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将一字的声调根据原读音是否为入声分别变为阴上或阴入,调值55。用于某些词汇,往往是因为台山话的33调值部分对应于粤语的55调值,因此在部分词汇中沿袭音调。例如“上高”(上面)后一字音调同粤语。此外,这种变调在代表粤语中也广泛存在。

低降变调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将一字的声调根据原读音是否为入声分别变为阳上或低阳入,调值21。特点如下:

可用于对现有的字进行转义,如窦字用于“窝”、“洞穴”等义或作量词时使用低降变调,用于其他含义用正常调值32。

有时被变调的字意义完全不变,只是不同的配搭有不同的读法。例如“章鱼11”的鱼字不变调,“墨鱼21”的鱼字变调。

被变调的字可以出现在词语开头。例如:木32工->木21头

低降变调后还可以再次升变调,如“买鱼215”。

此外,还存在一些零散的变调现象。台山话的变调研究目前尚不充分,处于归纳总结阶段,关于何时使用何种变调,还没有很明确的总结。

台山话将古音以t为声母的字(如打)变成零声母,因此存在大量零声母的字。儅这些字跟随一个鼻音音节时,就会连读成一个音节。另外还有一些类似的音变。

此外,某些字词往往有文白两种读音,而部分字词的发音沿袭或仿照粤语发音而不是依循本地发音。

语法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台山话在语法方面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人称代词单复数的表达。和代表粤语以及现代代表汉语不同,它不用词尾(粤语“哋”,代表汉语“们”)区分,而是通过变调、变音等内部屈折来表示。另外,指示代词中表示“这”和“这里”的“丐”,表示“那”和“哪里”的“恁”也通过屈折来区分[6]。

人称代词:我**i33(呆爱切)(单)->我**i21(呆爱切)(复);你ni33(鸟威切)(单)->你niεk21(聂约切)(复);佢k'ui33(区雷切)(单)->佢k'iεk21(区约切)(复);另有一个“非特指第三人称”代词,相当于“别人”或者“人家”:惗niεk55,可以单独用,也可以组成“人惗”,意思一样,无单复数。注意其发音除音调外和复数的“你”相同但意思完全不同。

指示代词:该k'*i21=这 -> 该k'*i215(区爱切)=这里;恁nen21(女因切)=那 -> 恁nen215(女因切)=那里

疑问代词:哪nai21(鸟丽切)=那 -> 哪nai215(鸟丽切)=那里

叠用形容词方面,台山话可以将两个字重叠,其中一个升变调,以表示程度。一般第一个字变调,表示程度加强,第二个字变调,表示程度减弱。如“红红”可以表示“非常红”(红15红11)或者“有点红”(红11红15),取决于哪一个字有变调。

兜字是台山话特有量词,粤语和代表汉语均作“棵”。粤语量词“啲”被细分成两个,倷(nai55)和伱(nit55)程度不同,前者要比后者表示更多的数量,至于“啲多”就变成“伱子”(nit55du35)

句法方面,大部分与粤语相同,但下面这个是台山话特有的句型:

我都听唔见句。(我一句都听不见)

词汇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以下词汇为台山话部分特有词汇和俗语:

打暴:头一回

法嚹:鬼点子,法字读阳上(21)。

险过老鼠噬猫鼻:俗语,形容极度危险。

斧头唔大柄大:俗语,形容某件事情次要部分的开销比主要部分的还高。

三个狗仔数过夜:俗语,比喻做事慢。

跟著好人做好人,跟著生婆学拜神:生21婆,即神婆,替人作法事或算命看相等的女人。

喃譕佬遇到狗—没细符:歇后语,喃譕佬,指专门替人作法事的道士或和尚;没细符=没办法,同粤语没嗮符,但在此细字语带双关。

未见过大蛇屙屎,生鸡漏蛋—少见多怪:歇后语,生鸡指未经阉割的公鸡。

丐时(现在)、到乃(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