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邑片

来自语言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粤语四邑片。传统上以新会话为代表;近代以来由于台山话(即新宁话)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台山话逐渐成为四邑话的代表。四邑话通行于广东省江门市(包括新会区+除江门市区外新会区以北的地区、台山市、开平市、恩平市、鹤山市)、中山市古镇镇、珠海市斗门区等地。可分为新会话、台山话、开平话和恩平话,而茂名电白马兰话属于四邑话飞地方言(由于马兰话在地化程度很深,现今马兰话正确描述是带四邑话色彩的粤语)。

特点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对于四邑话的独特性,有以下几个突出特点:一是声调以9个为多(恩平话只有8个),但有丰富的形态变调(如名词往往变为低调或升调);二是台山、开平方言有边擦音;三是有介音i、u;四是基本没有粤语常见的长短元音【a】、【ɐ】的对立;五是有不少独居特色的词语,如“臀”(屁股)、“做下”(恩平话指“全部”)等;六是人称代词、指示代词、疑问代词也独具特色;七是完成体标记用“阿”或“都”,而不用“左”;八是形容词普遍有ABAB式重叠,如开平话的“饱头饱头”(有点饱)、恩平话的“憨似憨似”(傻傻的)。当然,四邑话的精彩之处还不止这些,还有待我们深入研究和挖掘。 一般四邑内部方言分为两大区:

四邑一片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精组字读"t,th,ɬ",端母字为零声母,透母、定母平上声读”h“,帮组字擦音化。其方言包括有:台山台城以及北部,开平赤坎、三埠,新会牛湾、崖西、崖南,江门本地话,鹤山雅瑶,中山古镇。

四邑二片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精知庄章组不分,端母读“t“,透母、定母平上声读”h“,此为四邑二片,值得注意的是,新会东南部、斗门、台山西南部的方言声母th来源于清、彻、初、昌(含从邪澄平上声)。其方言包括有:新会南部以及西部,恩平全境,台山西南部,珠海斗门大部分。

四邑话与中古汉语对应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古全浊声母清化后,平声和上声读送气音,其他仄声读不送气音。
  2. 古“微”母字和“明”母字合流,发双唇鼻音声母m。例如:微mei、万man。
  3. 古“见”组声母字不论在洪音或者细音前均发舌根音声母k、kh、ng。例如:见ken、乾khen、颜ngan。
  4. 古“晓”母合口一、二等韵字与“非”、“敷”、“奉”母字合流,发唇齿音声母f。例如:花fa、虎fu、婚fun。
  5. 古“知”、“照”两组的塞擦音及擦音声母合流,均发ts、tsh、s声母。例如:知tsi、传tshun、升sen。
  6. 有一整套鼻音韵尾:-m、-n、-ng。-m与-n分得很清楚。例如:蓝lam-兰lan、南nam-难nan。
  7. 有一整套塞音韵尾:-p、-t、-k。例如:鸭ap、押at、扼ak。
  8. 有9个声调: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高阴入、低阴入、高阳入、低阳入。所有阴调的调值高,所有阳调的调值低。其中阴平与阴去归并一个调值。

四邑话内部具有以下特点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古“端”母字在台开方言(台山,开平)发零声母。例如:“打”广州话读ta,四邑话读a;“大”广州话读tai,四邑话为ai。
  2. 古“透”母字和“定”母字发喉擦音声母h。例如:“他”广州话读tha,四邑话读ha;“桃”广州话读thou,四邑话读hau。
  3. 古“精”组声母字在台开方言均发舌尖音。其中“精、清、从、邪”母字发舌尖塞音,例如:精ten、清then、全thun、邪tia。“心”母字发舌尖边擦音,例如:心ɬim、思ɬsu。
  4. 古帮母,并母去声入声,在开平赤坎,鹤山雅瑶由塞音擦音化v-;另外,古滂母、并母平声和部分上升字,在鹤山雅瑶则全部读h-,而开平赤坎则有读h-和ph-。例如:班van,泡hau,旁hɔng,伴vɔn。
  5. 古“日”母字跟“疑”母字合流,均发舌根鼻音声母ng。例如:日ngit、义ngei。
  6. 舌根鼻音韵尾弱化,en没有相对应的舌根鼻音韵母。
  7. 广州话复元音韵母、鼻音尾韵母、塞音尾韵母中的a有长短的区别,四邑话没有这种区别。例如:佳和鸡都读为kai,蛮与闽都读为man,八与拔都读为pat。
  8. 没有撮口呼韵母。遇合三读为i或ui,山合三读为un或uat。例如:书si、鱼ngui、穿tshun、说suat。
  9. 阴平与阴去调值相同,都是中平调;阴上为高平调,阳上为降调。

值得注意的是,四邑话所具有粤语的特点中,不少是古代雅言音系的遗存;同时,除了第3个特点可以在封开及北流江一带的粤语中找到之外,其余各个特点均不见于粤语各种次方言。但是,如果我们将目光扩展到汉语其他方言,便可以发现,闽西北的泰宁、建宁与赣东黎川、南城、广昌一带的方言就有将古“透”、“定”两母字发为h,“清”“从”两母字发为th的特点,跟四邑话音系第2、第3个特点一致。赣东抚州一带的方言中古“透”、“定”母开口呼字,白读也发为h声母。同时,这一带的方言也有将撮口呼字读为齐齿呼的情况,以黎川最为明显,此外,闽南方言也有将古“透”、“定”两母字发喉擦音声母的情况,特别是以闽南话为母语的人初学普通话时,往往将声母th发成h。而第6个特点即舌根鼻音韵尾弱化,吴语中也有,如上海话就有将ing读成in,将eng读成en的情况。

至于四邑话的第1个特点。邓钧根据《现代汉语方言概要》粤语部分所引用的王力、钱淞生先生1930年的调查材料中,端母字前面有喉塞音的情况,并根据零声母从匣母消失而形成的规律,认为以台城和赤坎为代表的台开方言,历史上很可能也经过这个阶段,也就是端母先变成喉塞音,然后再变为零声母。这一说法是有道理的。因为“端”、“透”、“定”发音部位相同,既然“透”、“定”两母在四邑话发为喉擦音声母h,“端”母也就发为同部位的喉塞音ng。而喉塞音ng的开口韵字跟零声母听起来并没有多大差异,完全有可能逐渐脱落而变成零声母。广州话中的“影”母开口韵字,就经历过从喉塞音到零声母的演变过程。

由此可见,四邑话不同于粤语其他次方言的特点,一部分是吸收闽、赣、吴语音系某些因素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