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府片

来自语言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广府粤语(Standard Cantonese),也称粤海片粤语,为通常指的广府话。粤语的官方标准音——广州话即属于广府语。广府语内部差异不大,彼此一般能较流畅通话。香港粤语和广州方言之间差异极小,只有部分用词习惯不同,这跟两地所处语言环境和社会制度有关。

广州方言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中国南方地区的重要方言之一。广义的广州方言又称“广府话”、“白话”,属粤方言广府片,是粤语的代表方言,通行于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粤中,粤西及粤北部分地区,以及广西东南部。狭义广州方言指广州话,专指广州市区通行的粤语。广府话本身亦不断变化发展。1949年前的广州话用词比较古雅,受北方方言影响较少。

特点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广州方言一方面继承、保留了古汉语的特点,另一方面也吸收了一些南方非汉语成分,与普通话和其他方言有较大差异,具有自己特有的语音特点。

(1)无浊塞声母,保留古微母M-的读法,古精、知、照合流,古晓、溪母合口多读F-,如“欢[fun⁵⁵]”“款[fun³⁵]”,古-m、-n、-p、-t、-k韵尾保留完整,有长短元音a,ɐ构成的一组韵母

(2)声调多达9个:平上去各分阴阳,阴调(来自古清音声母)和阳调(来自古浊音)相配整齐,入声3个,包括阴入(上阴入)、中入(下阴入)、阳入,长元音配中入,短元音配阴入,如“八[pat³]”,“笔[pɐt⁵]”

(3)连读变调不明显,但有丰富的语义变调,如“毛”:毛[mou²¹]发→发毛[mou⁵⁵](发霉),“片”[pʰin³³]→[pʰin³⁵](屎片)

(4)单音节古词较多,如“颈(脖子)”、“望(远望、盼望)”;有些词可能来自古楚语(如“睇【看】”)、古壮侗语(如“谂【想】”);一些复音词的词序与普通话不同,如“齐整(整齐)”;有较多外来词,如“波(球)”、“肽(领带)”;有一批特有词,如“嘢”(东西)、“餸”(下饭的菜)、“攞”(拿)、“靓”(漂亮)

(5)语法方面量词可单独与名词构成量名短语,如“条裙几靓”;有些状语可后置,如“行先(先走)”;比较句“我大过你(我比你大)”与双宾句“畀支笔佢(给他一支笔)”的词序跟普通话不同,一些体貌(如回复体、始续体)也很特别

港澳粤语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粤语于香港与澳门的官方、媒体以及社会广泛使用,语音为广州音,部分专有名称的词汇则与广州有一定差别,但不影响双方沟通,在生活上也不易察觉。澳门粤语长期受香港粤语影响,因此完全一致,外来语更多使用英文外来语,而葡文外来语并不多见。香港于1997年前仍有相当人数称之为广州话、白话;1997 年后基本以粤语、广东话作为香港粤语的正式名称。

香港新界的本地粤语是莞宝片围头话。

1949年前的香港,粤语是香港市区的主要语言。而在新界郊区,有不分则带有粤客混杂的口音,当中以锦田话为代表,但这种口音今日只在上了年纪的香港人身上找到。

1949年后,香港粤语出现大量音简现象,当中以鼻音消失 (即n/l不分) 及w拗音的消失最为显着。部份年青人把“你”[nei]和“我”念成[lei]和[ɔ]。把「国」[kwɔk] 误读成「角」[kɔk],「过」[kwɔ] 读成「个」[kɔ] 。香港部分学者称之为「懒音」。

不过,1980年代之前的大众媒体依然尽力避免在电台电视节目上出现「懒音」,直到今天,部分香港文语言学家亦对其屡加抨击,并提出「正音」活动。

由于在1980年代到1990年代大量香港人移民到海外,海外的粤语亦受到香港粤语的影响,亦确立世界上出现标准粤语,取音与语法标准亦仍为广州话。在日常用语及新闻中亦出现诸如“劲爆”(形容事物厉害强大或形容情况鼎盛)、“碌卡”(刷卡)等港式用语。

南番顺方言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广州本身乃由番禺及南海的一部份组成,所以广州方言其实可以算是南番顺方言的一个特例。广州、番禺和南海的方言比较接近,但顺德有不少字的发音跟其它地方不同,例如:“凹”不读[lɐp]而读[nɐp];“吃饭”不叫“食饭”而叫“[ja:k]饭”。

香山方言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石岐话主要流行于广东中山市城区及以南地区,与广州话相近,但又不尽相同。对一些事物的名称或一般用语的叫法与广州话相比有其独特的一面。中山石岐人完全懂得听和讲广州话,但广州人或香港人不完全听得懂石岐话。如广州话“瞓觉”(睡觉之意),“瞓觉”一说石岐话也用,不过一般称作“寐觉”(寐此处音“眯”mī)。石岐话形容一个人懒惰有习语“吃寐屙坐”。广州话“头先”(刚刚之意),石岐话也用,不过多称作“近(音“紧思”gɐn si)、“啱先”。另外石岐话在口音方面与广州话也有些不同,例如合口字没有轻唇音;广州话以声母为f的晓母字或匣母字在石岐话以h为声母,如风扇,石岐话读hung-sin;克服,石岐话读作kaak-huk。

在1970年代末以后,因为香港电视而导致石岐话不断向广州话靠拢,许多旧有的发音与词汇用法都逐渐减少以至消亡。例如上述的合口字发音,后生开始将合口晓母字按广州话读为轻唇音,又如上述之“寐觉”使用频率越来越低,逐渐被“瞓觉”所取代。“下间”(厨房)、“银钱”(元的俗称,“两个银钱”即是两元)这些老式石岐话新一代中山人已经很少使用。

梧州方言 [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梧州粤语属广府片,与广州话很接近。主要分布在梧州市城区,旧苍梧县城(现梧州市龙圩区城区),贺州市八步区城区及附近,平南县大安、丹竹、武林3镇的镇上及附近。内部差异很小。平南县大安、丹竹、武林3镇以及老梧州话,区分[s]-[tɕ],[ʦʰ]-[tɕʰ],[s]-[ɕ],新梧州话不区分。

以梧州话作代表,语音系统声母24个,韵母58个,声调8个。

声母部分:

①老派梧州话分两套齿音,古精组字读舌尖音[ts tsʰ s],古知、庄、章组字读舌面音[tɕ tɕʰ ɕ]。新派已合为一套

②古影母一、二等字读声门塞音[ʔ],疑母一、二等字读软齶鼻音[ŋ],两者不相混。

③老派梧州话有龈齶鼻音[ȵ],主要对应古日母以及疑母细音字,例:日[ȵɐt̚],人[ȵɐn]。新派[ȵ]有并入[j]的趋势,类似广州话

④古泥来母分明,不相混。

韵母部分:

①止摄元音韵母仍读[i],不裂化为[ei]。例:地[ti];你[ni]

②遇摄元音韵母仍读[y],不裂化为[ɵy]。例:居[ky]女[ny];

③模韵[u]与豪韵[ou]两者不混。度[tu]≠道[tou]

④部分止摄开口三等支、脂、之韵精组及生母字,老派梧州话读[y]。例:子、字、自[tsy];司、师、事[ɕy]。新派已读[i],趋同广州话

⑤老派梧州话部分咸摄开口一等字读[om][op̚]。例:甘、敢[kom];合、盒[hop]。新派已并入[ɐm][ɐp̚],趋同广州话

⑥梧州话无广州话的[ɵn][ɵt̚]两韵,这两韵在梧州话中主要读[ɐn][ɐt̚]。例:春[tɕʰɐn];出[tɕʰɐt̚]

声调部分:

①阴平碰上前后二字都为阴平时,前后会出现55、53两种调值,其余多为53调值

②阳平阳去相混不分

③大多数中古的全浊声母上声字仍读阳上声,不作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