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族

From 语言维基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汉语语族,又称汉白语族,汉语族。

中国境内的语言非常丰富,举世罕见。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正在使用的语言有80种左右。其中55个个少数民族使用72种语言。剩下汉族,语言分法从7-10种不等,这类语言统称为汉语族。另外,白语等少数民族语言也被认为是汉语的一部分,因此又称为”汉白语族“。

与此同时,这种分法在语言学界也有争议。持”汉语语族“观点的人,会认为印地语/乌尔都语也属于”印度语族“。反对者认为,闽、粤、客语、吴、官、赣,湘、晋等应该列为汉语方言。与此同时,印地语/乌尔都语与汉语一样,是一种单一语言,而不是语族。相比较,传统观点非常支持后者“单一语言说”,而随着人类对语言学认知的不断加深,“语族说”越来越流行。

从实用性讲,目前的语音输入法等人工智能应用,由于普通话与南方汉语无法兼容,因此不得不采用“语族说”的方案。

语系 [edit | edit source]

汉语族属于汉藏语系,汉藏语系是用汉语和藏语的名称概括与其有亲属关系的语言群。汉藏语系是语言学家按照谱系分类法划分的一组语群,但是划分的形式很多。这个语系至少包含汉语和藏缅语族,共计约400种语言,主要分布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泰国、印度、尼泊尔、不丹、孟加拉等亚洲各地。按使用人数计算,是仅次于印欧语系的第二大语系。

分类 [edit | edit source]

北方方言 [edit | edit source]

北方方言,也称“官话方言”或“官话”。以北京话为代表,内部一致性较强。在汉语各方言中,它的分布地域最广,使用人口最多。

北方方言可分为四个次方言:

华北、东北方言,包括中原官话、北京官话、冀鲁官话、胶辽官话。分布在津、京两市,河北、河南、山东、辽宁、吉林、黑龙江,还有内蒙古的一部分地区,是普通话最主要的基础方言。

西北方言,又称兰银官话。分布在部分山西、陕西、甘肃等省和青海、宁夏、内蒙古的一部分地区。新疆汉族使用的方言也属于西北方言。

西南方言,又称西南官话。分布在四川、云南、贵州等省及湖北大部分(东南角咸宁地区除外),广西西北部,湖南西北角等。

江淮方言,又称江淮官话。分布在安徽省、江苏长江以北地区、镇江和镇江以西九江以东的长江南岸沿江一带。

北方方言的明显特点包括:除了江淮官话、少部分西南官话保留入声读[-ʔ]之外,大部分官话方言失落了全部中古入声,中古汉语中的“-p,-t,-k,-m,-n,-ng”韵尾现在只剩下“-n,-ng”,但出现了大量儿化韵“-r”韵尾。原本连接“i,ü”韵母的“g,k,h”声母已被颚音化成“j,q,x”声母。官话话在失去清浊对立的过程中,没有经过剧烈的声调分化,但出现了中古平上去入以外的轻声。因此,官话方言包含了大量的同音字以及相应产生的复合词。上述现象在其他方言中比较少见。

吴语 [edit | edit source]

以苏州话代表,在中国江苏南部、安徽南部、上海和浙江大部分地区使用。典型的吴话为其中安徽西南部受赣语影响,浙江南部保留了较多古代百越话特征,以至不能和作为典型吴语的太湖片吴语通话。这种方言的对清浊辅音的区分是一个很明显的特点。但吴语保留了中古汉语的模糊入声。使用人口仅次于官话,约1亿多人使用。

闽语 [edit | edit source]

在福建、海南、广东东部、台湾、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还有其他海外的一些华人中使用。由于闽语的内部分歧比较大,通常分为闽南方言(以泉州话为代表)、闽北话、闽东话(以福州话为代表)、莆仙方言和闽中方言。闽语是所有方言中,唯一不完全与中古汉语韵书存在直接对应的方言,其中以闽南语最具影响。但是,根据现有的语音学研究,闽语的音系相当接近上古汉语的音系。

闽南语(狭义的,即闽台片闽南话)共有“-m,-n,-ng,-p,-t,-k,-ʔ”在入声 [-p/-t/-k] 消失之前,先发生‘入声弱化’,[-p/-t/-k] 全部变成-ʔ。山西方言、吴方言、江淮方言仍保有这种弱化入声)”七种辅音韵尾。闽南语是汉语中声调较复杂的方言之一,泉州音有8个声调(不含轻声),漳州音、厦门音、同安音、台湾音通常有七个声调(不含轻声)。同时,闽南语也是保留中古汉语最完整的方言之一。泉州音和漳州音是其它支系的母语,闽(南)台片的闽南语内部较为一致。广义的闽南方言还包括海南话、潮州话、浙南闽语等,使用闽南语的人口大约为全中国总人口的4.2%。

粤语 [edit | edit source]

以广州话为代表,根源于古代中原雅言,在广东中、西部、广西东、南部、香港、澳门和海外华人中被广泛使用。粤方言是汉语中声调最复杂的方言之一,有九个声调(桂南勾漏片有十个声调)。同时也是保留中古汉语最完整的方言之一。粤语包含了p,t,k,m,n,ng六种辅音韵尾。粤语内部的分歧不大。但是粤语中没有混合入声,可以认为粤语中保留的古汉语成分要早于吴语,但晚于闽语。使用人口在0.8-1亿。

湘语 [edit | edit source]

在湖南使用。按是否保留浊声母分类,可分为老湘和新湘两类,其中浊声母已基本清化的部分新湘语相对接近官话,但也有部分与官话差异较大的新湘语保留有部分全浊音及特有语音和词汇。新老湘语分别以长沙话(新)及衡阳话(老)为代表,使用者约占总人口的5%。历史上湖南地区受到北方文化的强烈影响,故湘语内部差异比较大。并且有多个时期古汉语语音特征之重叠。

赣语 [edit | edit source]

以南昌话为代表,主要用于江西大部、湖南东部,安徽西南部等地。使用人数约为使用人口约5148万(详情见图,早先3000万的数据是不够准确的)。

晋语 [edit | edit source]

晋语:在山西绝大部分以及陕西北部、河北西部、河南西北部、内蒙古河套地区等地使用,以太原话为代表,有入声韵-- [-ʔ](这貌似问号的国际音标是紧喉音。在入声 [-p/-t/-k] 消失之前,先发生‘入声弱化’,[-p/-t/-k] 全部变成 [-ʔ])。其白读系统与官话截然不同。

客家话 [edit | edit source]

或称客语:在中国南方的客家人和部分畲族人中使用,包括广东东部、北部、福建西部、江西南部、广西东南部等地,在海外华人中也有使用。以梅州市区(含梅江区、梅县区)梅城口音的梅州话为代表。虽然是一种南方方言,但客家话是在北方移民南下影响中形成的。客家话因而保留了一些中古中原话的特点:保留了所有韵尾,也有一些北方方言的词。

使用客家话的人口大约占全中国总人口的5%。客家方言的特点是古代浊塞音、塞擦音不论平仄一律送气。

白语 [edit | edit source]

白语是汉语语族中唯一一个非汉语的独立语言。主要用于白族聚居区。汉语语族也因此又称汉白语族。

其他 [edit | edit source]

下面的几种方言是否构成独立的大方言区,现在尚有争议:

平话:在广西的部分地区使用。传统上将桂南平话归于粤语,近年来有人主张将桂北平话当成孤立的土语存在。

徽语:在安徽南部及赣浙苏部分毗邻地区使用。以前(及现在的部分语言学学者)将其归于吴语。

语言特点 [edit | edit source]

语音方面 [edit | edit source]

(1)没有复辅音

(2)元音占优势

(3)有声调

词汇方面 [edit | edit source]

(1)汉语语素以单音节为基本形式

(2)广泛运用词根复合法构成新词

(3)双音节词占优势

语法方面 [edit | edit source]

(1)语序和虚词是表达语法意义的主要手段

(2)词、短语和句子的结构原则基本一致

(3)词类和句法成分不是简单的对应关系

(4)量词十分丰富,有语气词

方言差异 [edit | edit source]

语音方面 [edit | edit source]

差别最大。例如:吴语音声母分浊音、不送气清音、送气清音等三级;北方话和多数方言只有不送气清音和送气清音两级。“特”“得”“忒”三字在上海读音不同,在北京“特”和“忒”读音不分。“在”和“再”在北京同音,在上海不同音。粤语有三种入声,吴语中有一种入声,北方话一般没有入声。广州有九个声调,北京话有四个声调,有些地方只有三个声调。大致越到东南声调越多,越到西北声调越少。

词汇方面 [edit | edit source]

差别也不小。例如,北京说“喝茶”,上海说“吃茶”,广东说“饮茶”(意义也有差别)。普通话说“丈夫、妻子”,北京话说“男人、媳妇儿”,苏州话说“男人、女人”,广州话说“老公、老婆”,厦门说“翁、嫩”。普通话和北京话说“白天、晚上”,苏州说“日里、夜里”,广州说“日头、晚头、晚黑”,厦门说“日时,暗冥、夜昏”。方言中许多词语,通用汉字写不出来。

语法方面 [edit | edit source]

差别较小,但是并非没有差别。例如北京说“你先走”(副词在动词之前),广州说“你行先”(动词在副词之前),二者词序不同。

拼音方案 [edit | edit source]

汉语拼音

注音符号

粤语拼音

中古拼音